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Phi小說網 > 都市 > 重生之都市狂仙 > 第946章 流寒

重生之都市狂仙 第946章 流寒

作者:夢中筆丶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3 08:15:57

-

“你說什麼?”

“放肆!爾敢如此輕辱宗門!”

秦軒話音剛落,整個大殿內便如沸騰一般,諸多道君怒而起身。

便是李玄道的臉色也異常難看。

秦軒依舊滿麵平靜,望著那眾人,絲毫不在意。

流寒更是大喜,他本以為無望,卻不曾想秦軒竟然自尋死路,竟敢輕辱宗門。

“靜!”

驟然,李玄道口吐一字,整個大殿所有聲音被壓下。

李玄道望著秦軒,眸光亦有淡淡的冷意,“長青,你如此驕狂,但你一向識禮數,我便不予在乎,但今天這句話,恐你要去刑峰受罰!”

“天雲宗,豈能是你能輕辱的?”

秦軒眸光悠悠,望著李玄道,“驕狂?輕辱?”

秦軒一笑,彷彿聽到天大的笑話,漸漸笑容平複,望著這滿座道君,乃至合道大能,包括李玄道這位天雲宗宗主。

“非是狂驕,非是輕辱!”

秦軒淡然道:“事實罷了,以弟子之資,千載後。”

“弟子足以翻掌滅天雲!”

“你!”

“太放肆了,太放肆了!”

“這傢夥就算是狂,也要有個限度!”

一群道君隻感覺胸腔內起千重波瀾,萬重怒火。

他們從不曾見過如此狂妄之人,給你千載,翻掌滅天雲?

堂堂三品宗門,翻掌滅之,這種話你也敢出口?而且,還是當著天雲宗諸多長老,乃至弟子的麵上出口,還是……事實罷了?

李玄道此刻的臉色很難看,倒是風玄神色如常。

“長青,你太放肆了,輕辱宗門,口出狂言,你將宗門置於何地?”流寒更是趁機落井下石,毫不猶豫。

秦軒如身在烈火之中,道道如光如劍刃,但他卻依舊不曾在乎。

“也罷,憑爾等之見,何以評我,千載之後,星穹儘知!”秦軒心中輕輕一笑,不再言語。

前世他不曾擁有萬古長青訣,青帝傳承,亦千載登仙土,橫掃修真界億萬星域。

更何況如今?

他望著那一雙雙蘊含怒火,震驚的眸子,微微搖頭。

“夠了!”

風玄終於出聲,眾人隻覺得心中一震,這兩字如清雨滌心,心中怒火竟然漸漸消散。

風玄起身,蒼老的眸子望著秦軒,“你驕狂也好,事實也罷,今日所談,非是你千載後如何?”

“你既然已經起天道誓言,為寒風宗弟子,那麼,是老朽錯了!”

“事因老朽而起,便以老朽告終。”

風玄起身,望著秦軒,聲音沉緩,頭顱微垂,“身為長老,聽信讒言,老朽,會去刑峰受罰。”

“風玄師叔祖!”

“風玄師叔!”

頓時,整個大殿內眾人臉色皆變,便是李玄道亦是如此。

堂堂二長老去刑峰受罰?

曾曆經大劫而不死,於天雲宗有至功的風玄,竟然自降身份,去刑峰?

便是秦軒也不由眸光內泛起一絲訝異,最後卻輕輕笑著,不言不語。

“小傢夥,你說的冇錯,老朽古板了些。”風玄輕輕一笑,“活了這麼久,我那師兄也常常如此評我。”

“錯便是錯,對便是對!”

“今日,是你對我錯,所以,老朽會去刑峰受罰,給你一個清白!”

李玄道欲張口,一群道君欲勸說,卻被風玄抬手壓下。

他微微看了一眼流寒,“流寒,你與長青之間的恩怨,我知曉,不過,此地非是西雲國,不是你勾心鬥角之地。”

“待這次事後,你便褪去這一身天雲衣,回西雲國吧!”

音落,流寒的臉色一下子變得煞白無比,更是猛地一下跪在地上。

“二長老,弟子隻是擔憂宗門,心繫宗門,絕無他心啊!”流寒‘痛徹心扉’道:“弟子絕非是有意如此,宗主、諸位長老,隻是因為弟子質疑他一個狂妄、不知天高地厚之輩,便要逐弟子出宗門?”

“此子輕辱宗門,來路不明,且尚且冇事,反而是一心為天雲宗的弟子要遭受如此懲處!”

“流寒,不服啊!”

一旁的胡野,更是早已經失魂落魄,顫抖的跟隨流寒一同跪下,匍匐在地,身軀顫抖。

眾多道君內,有人望著流寒如此,心中亦有不忍。

“宗主,長老,流寒在天雲宗內也有數千年了,一直都不曾犯下大錯,何必逐出宗門。”

“這是否,太過苛刻了些?”有一名道君緩緩出聲。

風玄眸光沉靜,似也在考慮。

李玄道眸光微冷,有些話他自是不適合去說,但心中已有猜測。

憑一個西雲國,如何能算天機,尋一個宗門被覆滅數十年的漏網之魚?

能如此的,無非是荒寶樓、幻雲宗,想要借流寒之手除去秦軒,以報秘境之仇。

但這番話他無憑無據,更何況,若是如此,流寒便已經不是被逐出宗門,此舉,無異於叛宗了。

“是啊,流寒不過是正常懷疑罷了,換做是我等,也會有如此懷疑!”

“如今長青已經發天道誓言,真相大白,流寒雖然有錯,但不至於逐出宗門!”

一些道君勸道,天雲宗許久都不曾有逐出宗門的弟子了,更何況,流寒還是西雲國皇室,更是一位真君,麾下還有弟子,宗門內有諸多好友,逐一人事小,牽扯卻大。

就在李玄道與風玄思慮時,忽然,跪在地上的流寒眼中閃過無儘的怨毒。

他跪地大喊道:“宗主,長老,各位師叔、師兄!”

“長青雖然證明自己曾是寒風宗弟子,但我想這一次我們是否本末倒置了!”

“弟子懷疑的,乃至在場眾位所擔憂的,根本不是長青此子是否是寒風宗弟子!”

“而是此子,是否對天雲宗有禍心!就算他曾為寒風宗雜役弟子,但七八十年,整個北荒無他半點音訊,更有如此詭譎的傳承,眾位難道就不曾懷疑麼?”

流寒聲音起,整個大殿再次寂靜下來。

李玄道、風玄臉色微變,望著流寒。

殺人誅心!

這傢夥,是要與長青死磕了?

唯有秦軒,噙著淡淡笑意,依舊淡然如常。

“那,你待如何?”這句話,是秦軒問出的,就彷彿在看一隻螞蟻,一個肆意表演的小醜一樣。

流寒滿麵怨毒的看了一眼秦軒,最後,他深深一拜。

“弟子,想請問心劍!”

“若長青能接問心劍而安然無恙,弟子甘願被逐出宗門!”

流寒眼中深藏殺意,緩緩出聲。

“絕無怨言!”-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